社会文化

厉伟:强化深圳金融业态发展 服务科技创新


更新时间:2021-11-25  浏览刺次数:


  中国作为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进入了2021年,深圳在特区成立四十周年后也昂首迈入新的十年。在中央的授权和领导下,打造“先行示范区”是深圳迎来的又一重大历史性机遇,让深圳继续在改革开放和大湾区建设中担当重任,迈向全球标杆城市。

  近年来,深圳积极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努力营造国际一流营商环境,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奠定了良好基础,经济发展取得了较好成绩,尤其是科技业和金融业发展成果显著,但一些问题依然存在。下面我就结合自身的专业领域,重点谈一谈深圳如何进一步强化金融业态发展来服务科技创新。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如何构建一个与实体经济相匹配的融资体系为企业技术创新服务,已经成为当前中国创新驱动发展、深圳打造先行示范区高质量发展高地的一个重要问题。

  为此,深圳市政协经济委专门组织力量对深圳金融业的发展现状进行专题调研,我们发现以下几点不足。

  今年以来,市财政拨付资金用于补贴符合条件的企业贷款利息,部分企业综合融资成本最低能够达到年化利率2.05%。然而,在各种内外因素综合作用下,中小微企业生存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当前最为迫切需要解决的并非融资贵,而是融资难。贴息解决的并非中小微企业群体的痛点,反而容易带来一系列次生问题。

  对于企业来说,只要贷款利率不要过于离谱,相对于利率高低而言,能否成功贷款对企业更为重要。年化利率2%、4%、6%对于企业生存没有显著差别。

  过低利率的贷款,既违背市场规律,人为造成了不公平,扰乱正常竞争秩序,又容易让企业产生低成本资金依赖。

  深圳对于科技型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尽管不小,但是和其贡献相比依然不成比例。市银保监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深圳的科技型企业贷款余额占各项贷款余额的比重只有6.7%,与科技型企业创造的GDP是相当不匹配的。仅高新技术产业创造的GDP已经超过了32%。

  普通银行做科技中小微企业的积极性天然不高,一方面单笔五六百万元的贷款量,不成规模,银行赔钱概率大;另一方面银行内部的绩效考核体系,一定是抓大放小,先把大的指标完成,科技贷款是最后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据我们了解,目前深圳有70多家所谓的“科技支行”,但名不副实,只是地理坐落在科技园区所以就叫“科技支行”而已。

  首先,民营企业短期融资为主的信贷结构,未来面临到期筹措还款的资金压力较大。此外,小贷公司无法与银行信息进行互通,尽职调查难度较大,且民间借贷成本高,7—14天费用高达1.5%-3%。

  然后,个别中小银行存在从自身利益出发抽贷断贷的情况。因此,为了实现还贷或续贷,民营企业往往采用限产、限购,积压周转资金甚至高息拆借来应急,无形中增加了企业的生产经营风险。

  总体来看,深圳的金融基础设施,交易市场单一,支付系统、结算系统以及主要交易信息集中报告机构均依赖于中央层面金融设施,且在法律和其他金融基础设施方面缺乏系统规划,导致金融基础设施全面落后。

  此外,深圳金融业在市场规模、总部机构、资源聚集、开放程度等方面与国内外领先金融中心的差距较为明显。

  深圳自贸区在一些政策制度方面还有突破的空间。对比海南《方案》,深圳也应围绕“跨境资金流动自由便利”,将制度集成创新摆在突出位置。

  首先,我国交易所自主性很弱,业务开展受到较多掣肘,难以适应市场发展的需求和变化。其次,资本形成能力不足,新经济代表性不强,大批优质公司赴境外上市,A股国民经济晴雨表功能偏弱。然后,产品结构不均衡,债券市场深度和广度不足,期现产品尚未形成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的一体化发展格局,境内与境外产品失衡,难以满足市场投资者的多元化需求。此外,资金结构、投资者结构、国际化水平等方面,也都存在薄弱环节。

  当然,上述资本市场存在的问题并非仅是深交所的问题,上海证券交易所同样存在上述问题,这是我国资本市场发展中存在的整体性、系统性的普遍问题。

  为解决上述问题,并推动深圳金融业更好的匹配高质量发展高地,我们提出以下六点建议:

  针对解决融资难的问题,建议市政府将贴息这种“锦上添花”的政策思路转变一下,把这部分资金委托给市担保集团及高新投两家市属国有融资担保机构,并对其在中小微业务板块进行增量考核,要求其在获取政府拨付的“风险补偿金”之后,对于中小微企业的支持指标要显著提升,比如新增服务企业数量、新增贷款余额等。

  以市担保集团为例。市担保集团是深圳市政府于1999年出资设立的,至今累计代偿率始终控制在万分位。其在2014年注册成立了深圳市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专注中小微企业融资担保业务,平均单户担保金额788万元,1000万以下项目占比82%,500万元以下项目占比61%,首贷率超过65%,信用比例超78%。

  这样,市担保集团成熟的商业模式,既能够帮助“中等生”企业有效增信,从银行顺利拿到贷款,同时也能够帮助银行有效解决直接服务中小微企业带来的成本高、风险高的问题。

  针对对科技型企业金融支持力度不足的问题,建议深圳市向中央申请成立以支持科技中小微企业为主体的、由政府控股的深圳市属城市商业银行,以硅谷银行为对标。

  因为科技型中小企业一般没有大量可供抵押的固定资产,其最宝贵的财富往往是知识产权。因此建议深圳银行业参照重庆、广州银行业模式,配合深圳未来建立的全国性知识产权综合服务平台开展知识产权质押贷款服务,可解决企业的燃眉之急。

  要强化对应急转贷产品的关注和指导。建议对建设银行深圳分行与深圳担保集团联手合作推出的应急转贷产品予以关注和指导,将其纳入“金融方舟”体系,作为常态化金融创新机制。

  下一步,建议该转贷产品逐步引入专项财政资金、政府引导资金和驰援资金向转贷资金进行倾斜,拓宽民营企业转贷资金来源,并对优质转贷项目给予相关融资贴息政策。

  深圳若要迎头赶超其他金融城市,可在三个方面发力:首先是扬长,在以深交所为核心的股权交易市场中,进一步深入完善和丰富证券交收金融基础设施,大力发展知识产权、应收账款等资产交易平台,积极探索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CDR)的机制,与港交所联动促进红筹股通过“H+CDR”模式回A股上市,积极探索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的交易模式,建设优质创新资本中心和世界一流交易所,巩固深圳金融城市的地位。

  其次是补短,境内各类金融基础设施相对丰富,但在系统之间的互联互通、与境外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对多币种的支持、服务全球投资者等方面还存在不足,深圳可在这个方面发力。

  最后是出新,深圳可加快区块链核心技术、设备、底层平台部署,持续优化现有金融基础结构,探索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支付清结算系统,力争在数字货币及支付、数字票据及信用证创新、证券等金融产品登记交易等领域有所突破。

  借鉴海南自贸港的做法,不断扩大深圳金融业对外开放。要抓住“双区”建设的历史机遇,借鉴海南外债管理体制创新,争取在前海自贸区探索建立新的全新外债管理体制。深圳市可为前海已经落地的自贸账户体系酌情争取更多创新空间,为未来跨境资金管理、人民币跨境使用、资本项目可兑换等工作准备好完善的底层基础设施。

  支持深交所改革发展,充分发挥深交所在深圳打造高质量发展战略高地方面的独特作用。可推进注册制在创业板首发、再融资、并购重组全面落地,在此基础上,支持深交所在全市场推广注册制改革,支持深交所优化板块功能,探索板块内部机制改革,探索和制定新三板挂牌公司转板上市相关细则,丰富多层次资本市场,从总体上提升深市多层次市场的活力和韧性。

  (发言者系七届深圳市政协委员,深圳市松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深圳市松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市中小企业促进会副会长,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理事长)